人才招聘

接着抄?脸还要不要

8月28日晚,在B站拥有近百万粉丝的UP主「柳青瑶本尊」在多个社交媒体网站发布视频,指控刘宇在节目《蒙面舞王》中《公子半遮面》的舞台表演曲目涉嫌侵犯了她的原创琵琶乐作品《兰陵王入阵曲》的版权,并将起诉江苏卫视、爱奇艺、优酷、上海灿星制作及刘宇这一违法行为。

随后,#刘宇抄袭#的热搜就一直挂在高位上。

夹杂着粉丝的澄清和谩骂,让这场声势浩荡的「质询」也变了味:

有的说up主应该去找节目组,刘宇也很无辜;

还有甚者认为up主就是贪图刘宇的流量:这个女的不去找节目组,逮着刘宇发什么疯,扯扯皮热度就上来了,要不谁认识你这个妖精;

8月29日,刘宇方不得不发声明回应版权争议,称“节目中表演音乐由节目团队统一处理版权,且我方艺人是在向节目组确认版权无异议的前提下完成的表演。”

刘宇也已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删除了在蒙面舞王节目中关于《兰陵王破阵曲》的舞台表演视频,并表示应“尊重并支持原创”,并宣布退出蒙面舞王总决赛。

但截至目前,节目组和制作方仍未就此事出面解释。

要是说刘宇有意抄袭,还故意抹去了原作者的相关信息,可能着实有点冤枉,毕竟舞台和编曲都要前期和节目组协商,且这种行为风险过高,也没什么实际的好处。

但艺人和节目制作方是利益共同体,在没有确认版权的情况下就上台表演,并将表演视频大肆宣传,吃着红利喊无辜,也暴露出了艺人和团队的不专业。

尤其是,暴露了无论艺人、还是节目组,在整个事件中对版权意识的淡薄。

如果这次遇到的是个没这么“刚”的up主,可能早就已经息事宁人,或者根本就什么都不会发生。能混则混,混不过去就发个声明,也没什么实际损失。

就像前不久蔡徐坤发布单曲《Hug me》,并配上了由“羊有四十七只有限公司”负责设计的海报。海报以粉色为底,红色线条有一个被双手拥抱着的人的身影,海报上下部分则印着代表蔡徐坤的“KUN”以及歌名“HUG ME”。

然而眼尖的网友跳出来指出刚发布的海报涉嫌抄袭,其构图和设计的形式与2010年上映的美国电影《遭遇陌生人》的海报有相似之处,有抄袭之嫌。

随后,蔡徐坤工作室发布声明,称“此前已与设计公司和创作者在合同中明确提出原创及版权要求,并为工作室审核不严而致歉”。另外制作设计此海报的公司也发表了致歉声明。

类似事件还有刘德华所拍摄的奥迪广告被指抄袭。

无独有偶,今年5月,一则刘德华为奥迪拍摄的一段关于小满的短片广泛传播。结果第二天晚上,博主北大满哥指控该短片抄袭,“里面的诗词是我自己做的原创命名诗,麻烦问一下引用的时候能不能通知一下原作者。”

对此引起的舆论反应,刘德华也迅速表态,称自己尊重原创,并对给原创者造成的困扰深表遗憾。

奥迪官方也发布声明表示:“因监管不力,审核不严对刘德华先生和北大满哥及相关方造成困扰,为此表示诚挚的歉意。同时在事实澄清之前,奥迪官方将会下架该视频。”

如果说上述事件属于艺人合作方的抄袭和艺人团队的监管失职,加上艺人后续若能主动与原创者沟通,并积极给出解决办法,提高保护版权的意识,尚可被原谅。

但有些艺人「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」,自己为了图省事去抄袭,就显得尤为可耻。

比如,北电导演系研究生发文称自己的毕业作品《纸船家庭》被包贝尔抄袭。

在质询的微博中,他表示包贝尔在导演请就位上的作品《漫长的别离》和自己的毕业作品十分雷同,场景、台词有相似之处。并称自己的这部电影取材于真实故事,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在电视上看见。

舆论发酵后,包贝尔发微博说故事来自于编剧的亲身经历,又是说有任何问题欢迎讨论,还晒了创作群里的聊天记录自证清白。

但这不是包贝尔第一次被指控抄袭,之前他导演的《胖子行动队》被网友质疑抄袭《王牌特工》,他则是用“致敬”二字简单回应。

除了包贝尔,把抄袭搞得满城风雨、人尽皆知的还有于正和和郭敬明。

2014年,琼瑶举报于正《宫锁连城》多处剧情抄袭自己的作品《梅花烙》,另外并列举了多处案例作为证据,还通过《花非花雾非雾》官方微博发表致广电总局的公开信,她恳请广电总局领导停止播出于正新剧,称自己因为此事已经病倒。

于正也“大方”回应,拒不承认自己抄袭,面对大量业内人士和观众的声讨也毫不在意。毕竟自己坐拥收视率,也赚到了钱,抄袭又能如何。

无独有偶,这样“死皮赖脸”的还有郭敬明一个。

2003年,作家庄羽称郭敬明的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剽窃了她在2002年创作完成的小说《圈里圈外》,采用改头换面,人物颠倒的手段抄袭,并将郭敬明告上了法庭。

庄羽表示,郭敬明的抄袭十分讲究技巧,把很多原书中的内容进行分散安插在不同的章节。为了寻找证据,她曾耗费了大量时间。

直到2004年底,法院正式判决郭敬明抄袭成立,除了赔偿、停止销售以外,郭敬明还要向庄羽公开道歉。但郭敬明支付了赔偿金,仍一直拒绝道歉。

他说自己可以接受法院的判决,但如果道歉,就是看清了自己当年的付出。

直到2020年底,编剧余飞等人在微博上发布了111位编剧、作家、导演的联名公开信。信中称:在一些综艺节目中,屡屡出现有抄袭劣迹的编剧、导演(于正、郭敬明),呼吁媒体平台主动拒绝这些有劣迹创作人,不给抄袭剽窃者提供舞台。

此时的舆论环境早已与彼时不同,如今的网友宽容度极低,对污点艺人的容忍度也更低。

所以于正和郭敬明不得不公开道歉——

郭敬明就抄袭一事在微博道歉,将把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的版权收入全部赔偿给庄羽女士,还称其要是不接受,自己会把这笔钱捐给公益慈善机构。

大约十小时后,于正也就《宫锁连城》侵犯《梅花烙》版权一事向琼瑶女士道歉。

时隔许多年,这份道歉来之不易。大概是因为行业人士的联名声讨和舆论的持续施压,郭敬明和于正道歉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正是娱乐圈的这些人对抄袭的不在意、不重视,才愈发地助长了抄袭的风气,也让原创作者陷入了维权过程难、成本高的漩涡之中。

究其原因,是创作者们的浮躁心理和大环境对抄袭的惩处力度不够。

但这样伤害的不仅是创作者本身,更是整个创作的环境——认真做内容成本太高,还有被抄袭的风险,那就不如不做,直接拿来。

天下熙攘,皆是利来利往,长此下去,好的内容就会越来越少,抄袭和“致敬”会越来越多。想改变这种现状,还需要所有人共同提高版权意识,尊重原创,尊重作者,不为抄袭者辩解,并让其付出应有的代价,才能重塑良性竞争的内容生态,才能让观众看到真的好内容。

抵制抄袭,任重而道远。

 
幸运快三平台,幸运快三官网,幸运快三网址,幸运快三下载,幸运快三app,幸运快三开户,幸运快三投注,幸运快三购彩,幸运快三注册,幸运快三登录,幸运快三邀请码,幸运快三技巧,幸运快三手机版,幸运快三靠谱吗,幸运快三走势图,幸运快三开奖结果


Powered by 幸运快三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